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金算盘高手免费资料 > 津市市 >

津市风云 解放战争期间中共津市组织的发展及组建“四突”和武装

发布时间:2019-06-10 08:3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原标题:津市风云 解放战争期间中共津市组织的发展及组建“四突”和武装斗争(四)​第四突击大队武装暴动起义『下』

  突围计划是周铁泗、龚剑萍、左心平率一中队向东突围,以焦圻、黄山头为目标;我与谭微岗、刘玉舫、李代宣率第二、三中队设法过七里湖,以红庙、三贤、荆南为目标;赵楚湘、雷秀江、陈汉、何彬带领第四中队,原地阻击敌人,掩护大队主力突围之后,能集体行动则立即集体行动,撤出围剿圈。若不能则化整为零分散打游击,穿空隙突击出去到荆南、红庙一带去找大队。

  7月6日江正发驻安澧垸南端的队伍与安乡曾济民驻张九台的中队发生武装冲突,还打死了几个士兵,次日双方还对恃着。大约8日黎明,一中队100多人枪渡过澧水行至安乡汇口,无法接原定路线突围,决定改道由官垸南濠口突渡,为避免敌人视线,走了些弯路,傍晚才赶到夹夹,当即封锁渡船。陈宣振率独立营,尾追我一中队,也到了夹夹对岸,因天已黑,又喊不到渡船才撤回。于是,一中队转移到龙窖村宿营。次日行军至天围垸后,派人到焦圻侦察。安乡自卫总队周伯比中队驻焦折、张家拐,甘家厂还有公安的保安队,于是改变了去黄山头计划,再南下回黄天湖,结果陷入陈策勋旅三个团包围圈。陈宣振游杂团,带头搜剿,我一中队退入黄天湖边,决定化整为零分散隐蔽,除正副中队长以上领导携带短枪外,其余捆着沉入黄天湖,子弹、手榴弹埋入地下。副大队长龚剑萍率一中队干部,同敌人周旋两天后,由于安乡地下党夹洲支部负责人的配合与救援,打通曾济民防线缺口,转到安造垸才脱险。

  敌人在黄天湖搜索一无所获,扫兴而返。5天后的清晨,一中队的军事干部划着小船到湖中取枪,于夹夹码头集合队伍向大队主力靠拢。

  原计划第一中队出发后,大队主力相继出发,因长江、澧水陡涨,又刮大风,来往船只全被敌人扣留,无法按时行动。8日黄昏,有5、6艘大帆船运粮后放空回津市,驶过七里湖,因风大浪大,天空乌黑,便抛锚在保河堤外河水的湖中。我们从渔民中动员了两只小渔船,划到那几艘大船边,上船动员船工们把船驶靠保河堤岸边,五更天第二、三中队、大队部指战员告别了四中队,上了大木船,扯起风篷,乘风破浪地向东疾驶,到达彼岸时,东方刚发白,顺利地突出包围圈,个个喜笑颜开。

  部队登岸刚毕,谭徽岗向我提出:县工委3个人全参加了部队行动,地下党支部、党的外围组织可能失去了领导,要求回去抓地方工作,我同意了他的意见,并请他派人与江北联系,如果解放军一过江,迅速告知我。谭还提出了消灭盐井熊伯范反革命武装的意见。

  留在毛里湖钳制敌人,掩护大队突围的第四中队,由于雷秀江敌情淡薄,敌我不分,过分相信族侄雷立群(澧县警察局长)竟派左承炳、封生春带着他的手书前去澧县警察局与其联系,结果雷立群把封、左两人投入监狱。加之他指挥部署上的失误,被敌人击溃了。大队主力突围后,四中队没有立即突围,而是把部队移驻刘家铺坚持在毛里湖打游击。雷秀江在紧急关头,不是全力做好反围剿,而是组织指战员去做工作。暂三师陈洪、刘彪两个团进攻毛里湖,四中队派出的班哨没有及时发现,直到敌人抢占了对面山头,架起了机枪,才仓促迎敌,致使员龚道生、积极分子方廷海等6名战士牺牲,雷秀江、陈汉等被俘。何彬、陈敦柽率部分战士经李家铺向新洲方向撤退,把武器沉于万家剅口水中,分散后回家或投奔亲友。解放军攻克澧县后,陈汉、左承炳、封生春被营救出狱。陈洪部向桃源撤退,将雷秀江随军解押,解放大军追击于桃源九溪,陈洪才把雷放出来。

  北路大恶霸、土匪头子熊伯范,是澧县有名的“三个半屠夫”之一。大革命时期他杀害了我党公安县县委书记胡竹铭等人,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我们决定奔袭盐井,消灭熊伯范及其反动势力。

  一声令下,整队出发,开到黑鱼湖南的杨家铺后,找到了5、6艘大帆船,大队到袁家港登岸。队伍开到双龙岗,抓住了地主胡和民,开了他的谷仓,杀了他的肥猪,改善生活。此时,梦溪支部地下党员陆振林、陈德本前来配合队伍行动。他们两人为向导,避开大道村庄,只走松林小路,翻山越岭,黎明前抵达盐井东南面小山岗(当时盐井镇在今盐井水库内)。李代宣不听从大队长刘玉舫和我决定的在拂晓前进攻计划,天大亮后才下达进攻命令。进攻之前,熊伯范发现了我们的意图,带队伍逃上盐井北面山岗,我们冲进去后只是一座空镇。

  接着我们获悉,湖北保安第一、第八旅各一个团由公安、松滋边界向盐井开来。我们迅速组织部队往回撤退,走密林草丛的山路,绕过敌人的视线日下午再次回到黑鱼湖南面杨家铺。

  当时情况十分紧急,南面红庙有匪军戈斗的一个团,东面东港有澧县龚域藩的自卫总队,北面张家厂有湖北保安旅,西面澧城驻有蒋军正规部队,西南小渡口有一团游杂部队,在津市驻有第二军。我们只得乘敌尚未合拢包围圈之前,把部队化整为零,将长枪、子弹埋藏起来,组织短小精悍的武工队,携带短枪、手榴弹进行活动。战士们多数回家潜伏或投亲友隐匿,少部分人员白天坐小船隐藏于黑鱼湖中芦苇处的一座高台木柱木板壁瓦房里,四周芦苇又深又密,在岸上看不到这栋房,只能坐小船从芦苇丛中进出。敌人虽然怀疑我们在黑鱼湖一带活动,但始终找不到我们驻在什么地方,而我们的武工人员在黑鱼湖周围十分活跃,宣传、组织民众,打击敌人。

  戈斗的游杂团,常派巡逻排、班到杨家铺一带侦察。有一次,一个侦探扮作小贩,挑一担菜瓜到杨家铺,站在我们出入的湖岸上,向芦苇深处窥探,被我武工人员逮捕,审讯时他极为凶顽,我们立即将他处死沉入湖中。

  7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九军进抵长江北岸,中共澧县县工委津市新华工厂支部派驻沙市地下党员李群、袁都银,很快与部队取得了联系,袁都银提前赶回梦溪镇,把情况告诉了谭徽岗。谭立即动员党员、积极分子,组织群众在盐井、复兴厂一带从事迎解工作。接着袁都银赶到我家传递情报,因我当时在杨家铺,袁当即赶回津市,组织迎解工作。

  21日,四十九军一四五师四三五团入澧县境,谭徽岗随即配合,进军解放澧县城。22日上午,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对澧城内的湖北保安旅发起攻击,历时一昼夜,毙敌300多名,俘虏敌人250多个,打伤的敌兵遍及大街小巷。23日佛晓,我军打开监狱,释放了被捕关押的人犯,继而将俘虏收遣。谭徽岗、赵楚湘等随同进城,组织地下党员、积极分子、统战人士从事迎解和支前工作。

  敌人闻讯我人民解放军渡江开进湖南,纷纷南逃,我们立即收拢部队。这时,周铁泗派人送信,请我速率大部队、第二、第三中队去官垸与周汇合。在停留的瞬间,我同意了周铁泗的提议,批准了周用国、、洪波臣、李华荣等入党。

  津市送来情报,江正发游杂团和部分特务武装,放出要洗劫津市后逃窜的风声,要求第四突击大队火速前来解放津市,保卫人民生命财产。23日中午,第四突击大队在津市人民热烈欢呼声中,和平解放了津市。这次我们缴获了津市警察中队五六十支枪后,部队驻扎在扎花厂内。随即,新华工厂支部、农校支部党员与积极分子及“四突”的大部分政治工作人员,分别开会宣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布告,稳定人心,安定秩序。当日晚上,李代宣告诉我:“澧县南路大恶霸地主马册玉和他的弟弟马青云(绰号马老五),企图偷袭津市。”我令加强侦察,秘密地作好准备。马青云的部队渡河靠岸时给予全部歼灭,马匪了解我们有了充分准备,队伍进到对河襄阳街后调头逃走了。

  由于形势所迫,江正发游杂团200左右人枪,表示愿意同我们合作。我认为,第四突击大队中流氓成分很多了,如果再收编江正发的游杂团,部队会更难领导,况且澧津已经解放,武装暴动起义的任务基本完成。我请李代宣做江正发的工作,要江正发认清形势,不要随反动军队走,也不要拖人上山为匪,把部队收归一个地方驻扎,派人同解放军接头请求收编。当时江正发部队驻扎于津市古大同庙中,以后接受了解放军的收编,收缴其,队伍成员教育后,予以遣归。

  大约进驻津市后第三、四天,解放军四十九军派来联络员和一辆卡车来津市,把我接到澧县城西街四民旅社,团长周继光和随军记者刘白羽接见了我,问我们党组织是谁领导的?我回答说:是方用。他们查阅了一份名册后,便确认第四突击大队是领导下的游击武装,叫我们暂住津市,负责维持津市的社会秩序等。接着刘白羽同志详细地了解了“四突”的成长和活动情况,后写了一篇通讯发表了。

  7月底,“四突”奉令调防澧县城东门外甘家台。鉴于原第四中队在毛里湖被打散,进入津市后,大队部分徒手隐蔽零散人员和四中队遣散人员相继归队,又在津市收缴了50支手枪及一些零星,大队领导商定恢复第四中队建制,提一中队副中队长龙望才为第四中队队长。

  接着,上级派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八零团副团长牛明奎来大队当军代表;派南下工作队员孟凡贵、聂铁岭任中队指导员。整训期间,龙望才有抵触情绪,企图策划拖枪逃走,组织私党20余人密商叛变,被该中队战士雷松林听见,龙怕雷告发,杀人灭口,并将尸首沉于附近的河水里,不料尸首浮出发现。大队立即采取措施,驻澧县县城一二零师师长朱子休派一营兵力将第四中队包围,龙望才俯首就捕,避免了叛乱的发生。在甘家台除整训学习外,还两次派去石门、慈利、安乡、南县、华容县执行接管政权的任务。

  不久,我奉令到常德地委第一期党训班学习,周铁泗继任政治委员,刘玉舫调地方工作,军代表朱明奎继任大队长。此后“四突”在常德军分区指挥下,调毛里湖一带清剿马册玉、马青云等土匪,接着进行改编,大部分编入澧县大队,一部分编入常德军分区独立团。

  (注:左承统同志系解放战争时期中共澧县地下党组织负责人之一,第四突击大队政委。)

http://tucsonverve.com/jinshishi/183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