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金算盘高手免费资料 > 汨罗市 >

湖南汨罗首开放看守所 监房装受虐报警装置(图)

发布时间:2019-12-02 05: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昨日,湖南汨罗市看守所,不少参观人员正在观看监区内设施。在一间教育室内,一位在押人员在接受教育。当天近五十人作为公众代表,集体进入看守所参观。这是湖南省第一家面对社会开放的看守所。

  昨日,汨罗市看守所作为我省首家对外开放的看守所,举行了对外开放日活动,近50名公众代表进去参观。按照汨罗市公安局副政委彭毅林的说法是——“看守所的神秘面纱开始揭开了。”看守所系统在公安内部监督、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之外,开始寻求来自外部的社会监督。由于一年多来国内看守所事端频发,开放之举受到外界强烈关注。

  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网友代表、在押人员的亲属、新闻记者、律师在内的近50人作为公众代表,昨日,集体进入汨罗市看守所参观,其中网友代表有4人。民警值班值勤情况、在押人员的生活情况都进入公众代表视线,食堂里面吃什么菜,监室的条件如何,对民警的监督措施是什么样的,都是被考察的内容。

  汨罗市看守所在向近50名来所参观的公众代表介绍完汨罗市看守所的基本情况后,安排专门民警当向导,带领大家进入看守所参观。

  第一站为收押大厅。这是进入监区的唯一入口。在平时,收押大厅办理各项来所业务。收押大厅旁边有一个在押人员与亲人的会见室。

  在进入收押大厅前,公众代表们都领到了一张参观证和一个文件袋。参观证的编号与文件袋的编号一致。记者本人领到的证件及文件袋的编号为019。按照要求,所有参观人员必须在进入大厅时,将手机等通讯工具以及打火机等危险物品装在文件袋内,上交给收押大厅值守民警。在参观完毕后,参观人员凭参观证再领取自己的物品。

  从收押大厅往里走,要经过一个10多米长的走廊。走廊一侧是律师会见室、民警讯问室。另一侧的墙壁外是一片草地。

  民警向导特意让参观人员仔细查看了民警讯问室。民警讯问室里,用铁栏杆将民警区域与在押人员区域分隔开来,另外来提审的民警与在押人员进入讯问室都是从不同的通道进入。在讯问室内,有专门的监控设备,民警与在押人员的活动情况都被监视下来。

  走廊的尽头便是监区的食堂。食堂里非常干净整洁,工作人员都穿着统一的制服在作业。墙上张贴着每周食谱,记者看到,当天的菜谱为早餐炒酸菜、中餐是油豆腐烧肉、晚餐是炒南粉。食谱上公布的都是主菜。这份食谱是根据相关规定制定的,相对比较固定。

  监区值班区域在一道厚厚的铁门后面,门楣上书写着硕大的两个字——“监区”。

  事实上,从这道门进入监区后,首先到达的是监区的值班区域。这一区域与在押人员的监室是严格分开的,用铁门隔开。

  那么这里的用途是什么?从各个房间的门牌上可以看到,这里有治疗室、教育室、图书室、健身房、电视会见室和监控中心等。

  教育室一位民警正在值班。据他介绍,教育室是民警与在押人员谈心的地方。对于新入所在押人员,他们都要连续几天进行谈心,进行心理辅导。

  据汨罗市看守所负责人介绍,看守民警每天轮流在监区内巡逻,24小时不间断,巡逻距离每天逾30公里。在巡逻过程中,民警发现在押人员有生病或者情绪发生波动的,都会带至值班区域,或者治疗,或者做思想工作。

  这里有专门的图书室。面积大约30平方米,书架上整齐摆放着励志书籍、小说、医疗保健书籍以及法律和实用技术等书。

  与收押大厅旁的会见室不一样,这里的电视会见室是通过电视屏幕以及传话器实现在押人员亲属与在押人员的会见的。

  据介绍,汨罗市看守所建筑面积4000多平方米,设计关押人数为400人。从监室的设置上来看,分类有女性监室、未成年人监室、新入所人员监室以及未决人员监室等。

  从高处往下看,每个监室有两个功能分区,一间是在押人员休息的房间,一间是洗漱房间。每个监室都配备有空调、风扇、电视和太阳能热水器。据介绍,汨罗市看守所为此耗资20万元。

  监室内,在押人员睡的是通铺。通铺的材质几年前就进行了改进,将松木板做的床铺换成了复合板材料。据介绍,这主要是为了让在押人员避免被蚊虫叮咬。

  对于防范“牢头狱霸”的出现,这家看守所一则加强巡逻,加强对重点人员的监控,同时在监室内安装了受虐报警装置,一旦发生在押人员争吵或者斗殴现象,可以按动这个装置,看守民警马上可以获知情况,并赶往处置。

  这个装置就在离地面一米五高左右的墙壁上,一旦装置被按动,将直接通知到离监室最近的值班室。

  绑架杀人的肖某患有白血病等多种重病。从2007年10月起,汨罗市看守所派民警和武警押解肖某到各大医院进行治疗,前后花费医疗费用10多万元。2009年7月29日,肖某被交付执行死刑。看守所前后从多方面照顾肖某近两年。

  汨罗市公安局副政委彭毅林说,今后群众只要持本人身份证到汨罗市看守所或汨罗市拘留所申请报名,经过审查通过后,就可以统一组织参观。他表示,每年至少开放两次,今后如果群众关注度高,可适当增加次数,比如一个月开放一次。

  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政委李钢介绍,全省计划第一批在七一前开放,分别是汨罗县看守所、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长沙县看守所、怀化麻阳县看守所。今年年底前,二级以上看守所硬件条件达到三级以上、软件条件也不错的看守所也要开放。明年全面开放,后年扫尾,争取两年半时间实现公安机关监管场所全部开放。拘留所等其他监管场所在7月1日以后,条件成熟一个开放一个。

  另据了解,参观人员都会进行资格审查,媒体记者进去参观,对在押人员不能拍正面照;而其他参观人员,则不能摄影、拍照。整个参观过程中,都须有民警陪同。

  “早就应该公开了。”黄清波说。黄是汨罗市看守所副所长。昨天上午,戒备森严的汨罗市看守所首次对外开放。

  这是看守所系统在公安内部监督、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之外,寻求来自外部的社会监督。由于最近一年多来看守所事端频发,因此开放之举受到外界强烈关注。

  2009年2月,这个上山偷树的小伙子,被抓后进入云南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在那里,他被宣布玩“躲猫猫”游戏时受伤而死。但最终查实,李明荞系被牢头狱霸打死。

  自此,看守所频频进入公众视线。而各地爆出看守所在押人员的各种死法,如洗澡死、噩梦死、发狂死、喝水死、洗脸死……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公众的神经。

  在湖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政委李钢看来,外界对看守所形成的一些看法不是无中生有,全国的看守所面这么大,一些问题是客观存在的,只不过媒体只对问题进行报道,“有些问题被放大了”,“当然责任还是在我们,因为封闭,外界不了解。”

  他说:“(湖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成立3年来,第一年发生了一起牢头狱霸(事件),这两年牢头狱霸打人致死事件一起都没有发生。”

  2009年5月,公安部确定10个省、区、市、县作为看守所开放的试点。目前,公安部已确定两批共150个看守所对社会开放,其中包括湖南的4个看守所。

  在公安系统内部和检察机关,都加大了看守所监督力度,增加警力,打击牢头狱霸……

  今年4月16日,浏阳市一起牢头狱霸案件特意放进了浏阳市看守所开庭审理,其意正是震慑和教育看守所在押人员。

  据李钢介绍,目前湖南省公安厅正在搞一个信息化系统平台,坐在监控室就可看到全省每一个监所、每一个监房,“在押人员(的情况)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可以看到。”

  他说,目前全省已有一半市州看守所的信息系统跟省厅联上了,今年要求全部联网。

  “每天最大的压力就是安全问题。”汨罗市看守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位工作人员说,因为封闭,很多人对他们并不了解。

  李钢认为看守所早就该开放。他说以前就有包括邀请家属、律师座谈,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观看守所,不过没有制度化和公开化。不过,对于开放的对象来说,即使只是参观,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还是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倪志刚

  “开放要使观念真正带来变化。”李钢说,由于以前观念的影响,一些人把看守所的在押人员认为就是罪犯,是敌人。如果继续封闭,观念始终难以改变。开放会逼迫他们改变观念,让他们树立人权意识。不过,有着多年警龄的汨罗市看守所副所长黄清波认为,压力是有的,不过他觉得是动力为主。

  他认为,不仅仅是看守所,司法系统所有办案程序除按法律需要保密的外,其他都应该公开,透明才会更加公正。

  一位昨天参观汨罗看守所的网友认为,虽然参观有点走马观花的味道,但是能让公众走进去,能面对公众,这就是一种进步。

  “好处肯定会有的。至少那几天伙食会改善。” 在小说《狱霸》主人公原型白露看来,开放能给看守所带来压力,但效果不一定达到预期。

  中国犯罪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顺安则认为,想仅凭开放就把看守所所有问题都解决掉,那也是天真的。

  最高检今年4月透露,今年共接到看守所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报告15例。报告死亡原因为3人自杀、7人被殴打致死,2人因事故死亡,另有3人死因正在调查中。

  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厅原厅长陈振东回忆他在2001年至2003年任职期间,对看守所问题进行了集中调查,发现超期羁押和刑讯逼供是最严重的问题。

  为什么看守所内会有如此多的非正常死亡? 公安部监所管理局一位退休的工作人员指出:“主要还是人为的殴打。”殴打主要在几个方面:一是刑侦阶段的刑讯逼供;二是看守所搞破案,导致动粗;三是将部分管理权交给在押人员,导致牢头狱霸的产生。

  一位跑政法的记者注意到,以前公安部门监管部门经常会宣传他们深挖犯罪的成绩,但现在口径变了,这方面职能被淡化。

  相对于公安内部监督,检察机关的驻所检察官则是来自另一个部门的制约。通常在看守所的醒目位置,都有驻所检察人员照片。不过,这无法堵住全部漏洞。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检察院一分院副检察长李钺锋曾指出,实践中驻所检察官并非24小时在看守所值班,且有的办公地点并非在监区内,使得检察监督无论在时间、地点、措施上都缺乏刚性规定。

  关于看守所改革的终极走向,李钺锋的建议是:将看守所从公安机关剥离出来,交给司法机关管理。在学术界,很多专家认同侦查和羁押分离的方案。

http://tucsonverve.com/miluoshi/252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